潮商在线——正文
集百家瓷艺大成 播四海潮窑风采
2017-11-28 16:01:40

上世界60年代马来西亚依淡佳丽登集团卫生洁具生产场面


  从上世纪初开始,潮人借助“海上瓷路”将潮州窑发扬光大,促进了中国与东南亚经济文化融合发展。

《马来亚潮侨通监》载马来西亚吉隆坡吴万发广告页


潮瓷在南洋(上)

 大约4个小时的飞行之后,潮州窑研究者李炳炎来到了马来西亚的槟城,此后他转至新山、亚依淡,尔后再到新加坡。这是2011年9月,李炳炎第一次下南洋寻访潮瓷在东南亚的印记。他隐约预感到,作为民间学者的他将揭开“海上瓷路”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

    相较于潮人先辈,他以飞行的方式跨越国境和汪洋大海显得轻松很多。在近代,潮人先辈因生活所迫,像被“卖猪仔”似的过番下海,顺着季风,乘帆船前往南洋诸国。彼时,从樟林和柘林等港起航,他们要在海上漂一个月左右,才能在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登陆。

    一个世纪前的登陆改变了他们的人生,也在一定程度上改写了潮州与东南亚的历史。这些潮人上岸之时不会料到,他们及几代后人将成为潮瓷与东南亚的纽带,为南洋诸国带去陶瓷业的兴起和繁荣,也带去潮人的传统文化。

    从第一次始,李炳炎不断来往于潮州与东南亚之间。至今年4月,他于七年间八下南洋,自掏腰包遍寻潮瓷的海外之路。他将对东南亚潮人陶瓷从业者的口述历史、现场寻访等写入《潮瓷下南洋》《近当代新马泰潮人陶瓷业研究》等专著里,也将历代陶瓷实物见诸于在潮州、广州、香港等地举办的“南国瓷珍——潮州窑瓷器”等展览中。

    从潮州连接到东南亚、欧洲等地,李炳炎看到了潮瓷外销、潮窑外设、潮匠外输,看到了潮人的艰苦创业,看到了商贸往来和文化交流,努力追寻着潮州的“海上瓷路”。


     风潮▶▷潮人开创东南亚陶瓷业

  牌坊街是潮州著名旅游景点,是游客到潮州必去之处。2009年,年近五旬的李炳炎已“弃商从儒”约十年。从收藏古陶瓷到研究古陶瓷,李炳炎已成潮州窑研究专家。他在牌坊街北段开了一间潮州窑博物馆,取名“颐陶轩”,希望在此“颐享天年,陶冶性情”。

   然而,他从此更为奔波。

  开馆不久,博物馆橱窗上展示的龙窑模型吸引了不少华侨游客的注意。来自新加坡陶光工艺有限公司的陈德育总经理告诉李炳炎说,在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还有龙窑,“爷爷辈就是从潮州来的”。

  这引起了李炳炎的巨大兴趣,据他当年所知,在潮州烧制陶瓷的龙窑几乎没有了。他决定去东南亚实地考察一番。

  潮汕地区依山临海,民众自古就有冒险下南洋谋生的传统。清代以降,数以百万计的潮人先民移居海外,以南洋为最,尔后又迁徙到欧美澳各国。如俗语所云:“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人。”

  2011年9月,在潮州做了很多功课的李炳炎终于踏上南洋寻访潮瓷之路。陈德育陪着李炳炎去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此行非虚,李炳炎看到了很多潮瓷、潮人的印记。

   从1998年开始研究潮州窑,李炳炎对潮州窑的本土历史颇为熟悉。

   潮州窑是唐代以来潮州辖区内所有窑场的总称。唐代的水车窑、北关窑,北宋的笔架山窑,明清至近代的九村窑、高陂窑、惠来窑和枫溪窑,都是各个历史时期潮州窑的主要代表。其中笔架山窑已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今人熟悉的是,潮州是“中国瓷都”,这是2004年4月由中国轻工联合会和陶瓷工业协会授予的。事实上,在宋代潮州便已是瓷都。作为“海丝重镇”的潮州,早在宋代便已迎来自己的“黄金时代”。潮人下南洋是在海上丝绸之路贸易影响下发生的,并且随着历史的进步而愈演愈烈,直至近代出现高峰期。

   从上世纪初开始,在又一波潮人下南洋的风潮中,会烧制陶瓷的潮人漂洋过海到东南亚讨生活,陶瓷业成为他们自然而然的选择。除了从家乡带去陶瓷产品之外,东南亚的潮人很多实现了“在地化生产”。

   李炳炎在实地访问考察中发现,新马泰等国家的陶瓷业起源大多与潮人直接相关。在当地潮人陶瓷从业者的口述历史中,故事通常都是这样的:先辈们在劳作中发现了瓷土,于是当地的陶瓷业便开始了。

   这样的例子,在泰国南邦尤为典型。南邦府是泰国北部的一座古城,现今被称为“瓷器工业城”,陶瓷工业是其主要产业。然而,其陶瓷业的发展却是从上世纪50年代潮人偶然发现当地有优质瓷土才开始的。

   1974年7月14日的泰国中文报纸《新中原报》以《最先在南邦府发现瓷土的——郭修钦、陈心如其人其事》为题记载了当年的历史:

 1950年,在偶然的机会下,在南邦的潮人陈心如发现当地村民使用的磨刀石中含有瓷土,这一发现引起他对南邦瓷土的探究。他立即与友人郭修钦、郭汉等骑着脚踏车到处寻找瓷土。经过一年多的寻找、试验、烧炼,经历多少尘埃飞扬、泥泞及膝、日晒雨淋,最终证明此地瓷土是优质瓷土。二人想创建陶瓷厂,却没资本投入,只能先经营菜园种菜售卖。七年后,二人终于获得数位朋友投资,得以合资建厂。他们不曾想,这里蕴藏着全泰国最多的瓷土矿,约占全泰国总产值的65%,优质黏土更是占全泰国的93%。郭修钦和陈心如也因此得到泰国工业部的嘉奖。

    南邦就此成为全泰出产瓷土最多、质地最优良的地方,加之这里还有一帮刻苦耐劳并充满活力的潮人,南邦的陶瓷业迅速发展起来。目前,南邦的陶瓷工厂有两百多家,其中九成与潮人有关,年总产值达三十亿泰铢以上。

     兴盛▶▷潮瓷在南洋异军突起

  “陈叔叔,您穿得这么朴素啊?”2011年9月26日,在马来西亚柔佛亚依淡陶业公司,时年83岁的佳丽登集团前总裁陈宗正穿着运动裤,脚上一双白色布鞋。李炳炎对于眼前的亿万富翁有些惊讶。

   亚依淡是马来西亚的陶瓷之乡,此地不少陶瓷企业是潮人所创办。佳丽登集团如今已是世界知名陶瓷企业。但其前身在1920年只是一个简陋的陶作坊。

   1919年,从潮州枫溪下南洋的陈顺兴当锡矿工时,无意中发现吉隆坡鹅麦锡矿中挖出的泥土是可以制陶的陶土。从此,对瓷土敏感的陈顺兴开始异乡制陶之路。从吉隆坡到马六甲再到亚依淡,陈顺兴及其后代紧跟着时代发展的步伐,步步为营。他们从陶管、屋瓦等粗陶器开始,此后应橡胶种植业大势大力生产胶杯,之后到日常生活的餐具,在战后为排污系统等市政工程提供高标准的排水陶管、卫生洁具等,直至今日成为世界级的优秀陶瓷企业。

  “很多人觉得下南洋很好,其实在马来亚的生活非常艰辛。都以为能在这边过富贵的日子,其实是到这边拼命的。到这边打工的人,十个人都不知道有没有三个人是能回去的。”陈宗正用这番话回应了李炳炎关于自己衣着朴素的问题。1957年,他的父亲陈顺兴在马六甲去世。令人唏嘘不已的是,待李炳炎2016年6月再次造访佳丽登集团时,陈宗正先生已于2月前离世。陈氏第三代则担起了集团经营的重任。

    如佳丽登集团的成长一般,在下南洋风潮中,潮人到南洋诸国经营陶瓷业,经历了一战、二战及战后各个时期,他们大多从最初的橡胶业所需的胶杯开始,不断延伸产品线,产品几乎囊括所有的日用陶瓷。至今新马泰等国的陶瓷主产区、销售区的陶瓷企业大多数仍为潮人家族经营,其中不少形成企业集团,拥有知名品牌。

    李炳炎不仅记录口述历史,还在各地搜集相关的文献材料,包括账本、报纸、会议记录、书信等等。他将这些材料分门别类地整理装订成册,几乎装满了家里的一长条柜子。

   据1928年童子达编《新加坡各业调查》载,新加坡经营瓷器的商号共有47家,按经营者籍贯分,广州4家,福建28家,潮州15家。此后,福建人逐渐转向橡胶种植等行业,擅长制瓷的潮人逐渐在当地陶瓷业占据主要地位。至1990年前后,根据新加坡瓷商公会会员登记资料,新加坡的瓷器商号有50家,其中大部分由潮侨经营。由潮人主导当地陶瓷业,在马来西亚、泰国等国亦如是。

    李炳炎调查发现,东南亚的潮籍瓷商主要分布于新加坡、槟城、马六甲、曼谷、吞武里等新兴港口城市。他们利用港口优势进行潮州陶瓷产品的贸易,使潮州陶瓷产品稳占东南亚市场。与之对应的是,潮州窑自唐代创烧以来,大部分窑址都建立于韩江或其支流区域,这一分布规律应是为了便于产品的水上运输。

 “潮人南洋导夫先路,拼搏精神成就大业。”李炳炎如是评价近代潮人下南洋。“他们从一无所有到成为行业代表,仅用了几十年时间。”潮人借助海上陶瓷之路将潮州窑发扬光大,使之成为今日享誉海内外的“中国瓷都”。从产业发展上看,近代以来潮州窑业在东南亚一带的影响力远远胜于国内,最终形成国内一个瓷都和海外一个瓷都的局面。

    潮州窑的生产技术不仅让东南亚的潮人得到生存和发展,更让他们成为当地陶瓷业的主导者,陶瓷业发展所带来的经济效益也让他们成为当地社会重要的一员,为所在国的经济发展做出重要贡献。“从世界移民和当地社会发展史的角度看,潮人在整个东南亚社会发展史上都占有重要的位置。”

  

潮瓷在南洋(下)


从收藏到钻研,从热爱到责任,他用近20年的时间,专门挖掘潮州陶瓷历史文化遗产,以田野调查、口述历史、专业著作、开办博物馆等方式填补潮州窑近代陶瓷史研究的空白,从国内追寻到东南亚、欧洲等地,探索潮州陶瓷的“海上瓷路”。

潮州市颐陶轩潮州窑博物馆馆长李炳炎,正是这样一位民间学者。他的博物馆里藏有3000多件典型的潮州历代陶瓷实物,这是目前国内唯一一所系统展示潮州历代古陶瓷的专题博物馆。他为潮州作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重要节点城市,提供了从古至今的佐证。

  这二十年只做一件事

“我这二十年只做一件事!”李炳炎所说和所做的便是研究潮州窑。

1998年应该是李炳炎人生的分水岭。

在此之前,他是个颇有收获的商人。从进入国营百货大楼当销售员到承包家电贸易部,直至后来创办东大电器公司,他在打理生意上算是一把好手,于上世纪90年代初成功赚到人生的第一桶金。有了钱的李炳炎开始玩收藏,在家里专门辟出百余平方米展示他的收藏品。不曾想,收藏却改变了他后来的人生轨迹。

收藏需要鉴定。当时,在他收藏的古董里,有不少是潮州窑的陶瓷产品,款号有几十个。李炳炎四处求教,却鲜有专家可以为之鉴定。关于潮瓷的材料,饶宗颐也仅在《潮州志》里简略带过。韩山师范学院潮学研究所(现为研究院)的黄挺教授引导他不如自己钻研:“炳炎,如果你静下心来专门研究潮瓷,你将是个开拓者。”

 一语点醒梦中人。

然而,面对一片相对空白的领域,作为一个学术研究的门外汉,如何钻进去,李炳炎有些束手无策。也有人泼冷水:“做生意的,怎么能做这样的研究,简直就是一厢情愿。”

“找不到(陶瓷作者的)后人怎么办?”李炳炎再次问黄挺教授。

“你有车,用你做生意的办法去找。”黄教授鼓励他。彼时,小汽车还是个稀罕物。

功夫不负有心人。李炳炎找到一系列关键人物,如民国时期枫溪制瓷规模较大的“如合”号后人佘成昭;曾负责过枫溪陶瓷业工会的吴维雄老人,对枫溪陶瓷业非常熟悉,“闭着眼能说一天”;龙窑师傅吴两明告诉他民国时期枫溪有30多条龙窑……于是,李炳炎一家一家地拜访,一个接一个地记录其口述历史,至今访谈约60人,他的足迹也从枫溪扩展到梅州、揭阳、汕头等潮州窑所在地,之后再到海外。

实物、实人、实地,李炳炎全身心地投入其中,乐此不疲。中山大学人类学系教授、考古学家曾骐称,李炳炎使用了“人类学的研究方法”,从而获得许多鲜活的第一手资料。中国古外销陶瓷研究会会长、厦门大学教授叶文程先生肯定了李炳炎对潮瓷下南洋的研究“填补了近代东南亚潮人瓷业研究的空白……对促进和推动我国外销陶瓷文化的研究,特别是对海上丝绸、海上陶瓷之路的回顾和研究以及对中外陶瓷文化交流、中外人民的友好交往研究,都将起到积极重要的作用。”


  南洋处处公鸡碗


“潮州人厉害!我有责任把这些故事讲出来。”李炳炎把下南洋寻访“海上瓷路”当成了自己的乐趣。

 然而,跨国访问,难度不小。其中语言不通是一大障碍。李炳炎犹记得2015年1月,在准备去泰国曼谷前,他在潮州的家里做了很多功课。在儿子的帮助下,他用A4纸打印了很多泰文、中文对应的词句,到了泰国后,他就一路拿着这些纸张,找酒店、问路、寻人。

与常人理解不同的是,在百年前,潮人下南洋遇到的语言问题并不如现今这般有障碍。彼时,在新加坡的码头,自有一套接应潮人、福建人等南下侨胞的系统。陈宗正曾告诉李炳炎,当时潮人出来谋生,都是投靠亲戚或是找同乡。初到南洋的时候都可以到同乡的工厂帮忙,寄宿寄食,等找到工作再离开,有的找不到工作就干脆留在工厂打工。

乡人聚集,家乡的文化传统被保留。

在潮州窑的生产技艺方面,其窑炉、成型、装饰工艺、技术传播等方面对新马泰等地陶瓷业仍有影响。

时至今日,在行内人看来,许多东南亚陶瓷一看便知有“潮味”。其中,最为典型的是潮州窑最具标志性的鸡蕉纹饰碗,在新马泰等地的陶瓷业均可见,其中泰国南邦生产的最具代表性。

鸡蕉碗,又称公鸡碗,纹饰由雄健的公鸡、盛开的牡丹和蕉叶组成,象征福寿富贵,家庭兴旺。

上世纪50年代,在南邦发现优质瓷土后,陈心如成功烧制出公鸡碗。随之这一具有潮味的碗迅速在南邦传播。如今,当年烧制公鸡碗的龙窑工厂已改建成陈心如龙窑博物馆,当年的龙窑及公鸡碗和其他陶瓷产品的生产设备成为被参观对象。陈心如的女儿陈如平将现代绘画技艺运用到公鸡碗的生产中,使公鸡碗重焕光彩,外国客户颇为青睐。公鸡碗甚至成了泰国南邦的城市标志之一。

公鸡碗只是潮人下南洋时带去陶瓷技艺的一个缩影。李炳炎在新马泰走了数圈之后发现,近当代新马泰潮人陶瓷业早期采用潮州窑的生产技艺,无论是烧造系统还是造型工艺,都具有潮州窑的特色,成品与潮州窑产品非常相似。之后为适应市场需求,东南亚潮人陶瓷业逐渐吸纳当地文化元素,形成本土化的工艺风格。


  潮窑风采播四海


潮人在当地办作坊修龙窑,他们不仅带去技术,还带去了潮人传统文化。新马泰等地的陶瓷文化创新至今仍受潮人传统文化的影响。如新加坡依旧保持龙窑文化,颇负盛名的陶光公司成为该国陶瓷工艺传播机构,吸引大批陶艺爱好者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陶光龙窑每年举办两三次传承性、象征性的烧窑活动。

在马来西亚亚依淡,陈顺兴创立万和发陶瓷工厂(佳丽登集团前身)时,他还建了一间小庙堂供奉着客死异乡的工人灵位,庙堂门联写着“陶业当年初创君等多贡献,瓷艺今日有成我们常追思”。每逢清明节及中元节,陈氏后人都会举办庄严的祭拜活动,这些浓厚的家乡习俗成为这个现代化企业的企业文化之一。

潮人的生活习俗在东南亚总能找到:潮州工夫茶盛行,在叮叮的洗杯声中回味乡情;潮剧仍是不少当地老一辈潮人的最爱,在潮腔中回味历史;在旧书市场里,潮州歌册、家礼贴记载着潮人的生活……

“集百家瓷艺大成,播四海潮窑风采。”在李炳炎看来,综观潮州窑1300多年的历史,它是在海外市场需求的刺激下不断变化发展的。百年来,海外潮人陶瓷业先驱者的创业经历,为当今“一带一路”所倡议的通过互联互通、产能合作、人文交流,使中国与沿线国家、地区互利共赢、共同发展,提供了积极的借鉴意义。

如今,“一带一路”倡议已成各国共识。“我希望向大家展示潮人创业的艰辛,希望在东南亚的潮人后裔们能记住先辈们艰苦创业的历史。”李炳炎说,在当下,我们可以充分利用潮人陶瓷业者与东南亚国家的历史渊源,以文化认同为起点,以共同发展为目标,利用广交会、高交会等平台推动与沿线国家经济合作,促进“海丝”沿岸国家在人才、技术、资金、市场等方面的合作,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


 
合作伙伴: 海南南国食品实业有限公司 | 海南衍宏地产集团有限公司 | 海口粤盛海汕包装制品有限公司 | 海口多宝利商场 |
主办:海南省潮商经济促进会 版权所有:潮商在线
信息产业部网站ICP备案序号:[琼ICP备09004785号-2] 海口市公安局备案号:4601010202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新港路9号新港商业城C幢三楼
电话:(0898)60877777 65227888 65332999 传真:65332999
网址:www.0898cs.com(海南潮商网 | 海南潮人网|) 邮箱:hncrsh@163.com 、 361162670@qq.com
::::::本网相关内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