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商在线——正文
新加坡“甘密王”佘有进的发家史
2017-9-4 16:50:44

  新加坡有条街以他的名字命名,这位被称为“佘皇帝”"甘密王”的潮商是怎样白手起家……

blob.png

   19世纪的新加坡,财富是衡量个人社会地位的标准,在华人、华侨中的领袖也不例外。而在拥有巨额财富的同时,具备高尚、谦虚、克勤克俭、精明能干、热心慈善等优良品德和素质的人,则更为后人立下了好榜样,潮商佘有进,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佘有进(1805—1883年),系澄海县玉浦村(今汕头岐山月浦乡)人,新加坡华侨,著名商人,甘密和胡椒种植园者,有“甘密王”。当时流行有“陈天蔡地佘皇帝”的谚语,其中的“佘皇帝”,指的就是佘有进。

  1837年,佘有进和吡叻富商陈阿汉的长女结婚。过门没几个月,她即死于天花传染病。大约一年后,他与亡妻的妹妹结婚,育有四子三女。长子石城,次子连城,三子松城,四子柏城。除第三子松城专心于生意外,其他都很活跃,以慈善事业著名。石城、连城及柏城都被封为太平局绅。佘家一门出了四位太平局绅,被后人传为佳话。

  这条路记载着潮汕人的发家史,比如佘有进、陈黉利、高楚香……

  324国道汕头澄海东里镇路段,在路边草地上竖着一块石碑,上书“樟林古港”四字。此处今天看来是地道的内陆,为何却称古港?当地人介绍,200余年前附近就是海港,是潮汕人出海最主要的出发地,也是中国海上丝绸之路三个重要起源地之一。

blob.png

  樟林古港石碑

  据不完全统计,明清两朝到海外谋生的先侨,60%以上从樟林古港出发,乘红头船远赴南洋。一波接一波的海外移民潮,不仅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近代海外潮商群体,还涌现了一批近代海外潮商巨子。他们当中有新加坡种植业大王佘有进、泰国转口贸易业和大米加工业巨头陈黉利家族、泰国米业大王高楚香家族、泰国典当业领班郑子彬、泰国粮油加工和航运业大王蚁光炎……

  200年前的新兴街,有多少人提着“过番三件宝”——市篮、水布、甜粿——从码头乘上小船换乘红头船,再随着红头船的帆影到达异乡。在古港繁盛之时,“行船经商”“出洋谋生”“南洋发家”是这里流行的创业理念。

  新兴街由54间两层楼的栈房组成,当年一直延伸至出海的港湾。前门临街,后门连接内港,巨楹厚板,精灰厚墙,可囤积大批货物。栈房这种“上为货仓、下作客栈”的建筑形式,正是潮商对外开拓的历史见证。可以想见,当年潮商出洋归来,便是将船上的货物运到内港码头,然后直接搬进栈房。

  至今新兴街口东南面还有一处高大建筑物,大门匾上书“永定楼”三个大字。这座建筑物占地约800平方米,是货仓和航标两用的实用建筑。本地人也称它为观海楼,据称当年楼上挂着红色的航灯,红头船进入南澳海面即可见到。遥想当年,满载货物的红头船远航归来时,接驳的小船在码头、货栈与河海交汇处穿行如梭,何等盛况。

blob.png

  红头船模型

  长期从事恶劣环境下的海上贸易让潮人锻造了坚韧不拔的性格和精明的商业嗅觉,不但牢牢掌控了新加坡-泰国-香港-汕头这条重要的海上丝绸之路贸易通道,还在新加坡等地扎根下来,开辟出新的事业。

  新加坡甘密种植园有90%的园主都是潮人。起先他们被「猪仔客」以出口的方式贩卖到新加坡做劳工,后来1860年****战争之后,因汕头开埠而自发前来的潮人达到了上百万。这样一来,从劳工到园主,潮人基本上控制了甘密和胡椒这两种经济作物的生产加工甚至贸易往来,不少潮人借着甘密园发了大财。佘有进(Seah Eu Chin)就是因为种植甘密而大发其财的佼佼者,是当时潮人中最大的甘密园主,被冠以「甘密大王」之称。

  佘有进幼承庭训,能诗文,18岁只身赴新加坡谋生,25岁时成为船舶业的代理人,不数年发达致富,为星洲种植胡椒、甘密之首创人,是当时潮人最大的甘密园主。他还兼营棉织品及茶叶,与欧洲商人交易,信誉卓著,商号为“有进公司”。1863年,佘有进作为华人唯一代表参加新加坡各籍侨领讨论殖民地转归英皇直辖问题,翌年,被政府任命为高级陪审员。1870年,海峡殖民地转为英皇直辖后,佘有进为第一任太平局绅士之—,后为名誉推事,助理司法行政。佘氏贡献突出,且在当地拥有相当大的权势,当时流行有“陈天蔡地佘皇帝”的谚语,其中的“佘皇帝”,指的就是佘有进。

blob.png

  新加坡十九世纪的“陈天,蔡地,佘皇帝”

  话说当时新加坡陈姓商人众多,人多势大,富甲一方。前有陈送,其传奇生涯,为人所津津乐道。后有陈成宝,其父陈亚汉为霹雳甲必丹,是新加坡桥领佘有进之岳父。陈成宝於一八七五年连任市政委员主席三届,续委为太平局绅,名誉推事,为人所推崇。陈旭年,亦为侨领,他与柔佛苏丹称兄道地,在柔佛开港,影响力之大,普通人难以想象。再加上陈笃生,陈金声等人,陈姓之人高高在上,似乎拥有了整个天空,故有《陈天》之说。

  蔡长戍为当时新加坡私会党义兴之首领。义兴乃洪门会组织,在一八七二年危险社团法令颁布以后,为避政令拘禁,改为义兴公司,以私营企业形式存在。在私会党猖獗时期,低层人等多听其指挥。当地人对蔡长茂具有地方潜势力,称之为《蔡地》。

  佘有进年轻南来,从事甘密,胡椒种植起家,为新加坡桥领,也被英殖民地政府所器重。一八五四年五月五日,广东福建两帮私会党徒大械斗,造成恐怖局势。翌晨,白德孚斯(Butterworth)总督巡视时局至谐街(High Street)附近,忽被飞砖击落其帽,情势益趋严重,军警全体出动,爆乱数十日,终于在佘有进与陈金声等人出面调停,暴乱才平息。其子佘连城曾任新加坡立法议员,佘柏城,佘石城及孙佘应忠均任太平局绅,一门鼎盛,富可敌国,故有《佘皇帝》之称。

  因为这样,这句“陈天,蔡地,佘皇帝”的谚语,便流传于民间。

blob.png

  勤奋拼搏事业瞩目

  佘有进于1805年出生在汕头澄海县玉浦村。他的父亲佘庆烈,曾为普宁县吏。佘有进自幼受家教,入学堂念书,诗学涵养极深。1823年,佘有进乘坐一艘中国帆船前往新加坡,成为早期南来新加坡华侨中的重要一员,当时的他年仅18岁。由于他知书识字能算,在船上主动协助船长抄写文书兼理账务,得到赏识,船到新加坡后,船长为他介绍了几家商船当书记。他被派至马六甲、槟城、廖内、苏门答腊、马来半岛一带帆行。在五年海上飘泊生活里,他同马来人从事物物交换生意,从而摸透他们的心理脾气,并熟悉了他们所需要的东西,对他日后事业的发展大有帮助。稍后,他受聘一家大商行瑞金号当司账。

  1830年,佘有进在新加坡吉宁街和沙球路开商行,做代理商,凡航行于廖内、苏门答腊和马来半岛的帆船所载的货物都由他代为销售,而各帆船所需的货物则由他代办,他从中赚取佣金。佘有进克勤克俭,奋发图强,不到几年时间生意就做得有声有色。事业大振,无往不利,于是,他广置地产,大肆收购地皮,成为当时的大地主。买地之后,即从事种植,先是试种茶叶、豆蔻和其他热带作物,但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从而,他决意放弃,改种甘密。当时,新加坡的市区建设大致完成,公路东有实笼岗路、芽笼路,至北有武吉马路,以前在实利己山、苏菲山、皇家山、珍珠山、和丰山等地都成了住宅区和商业区,不再种植甘密了,而甘密(主要分布在东南亚和巴西,广用于木材,香料和调味品,其次生代谢产物还具有重要的植化价值。)在这时正是疗治赤痢的特效药物,也是必需的染料,在当时是土产中的畅销货。抓住有利时机的佘有进大量种植甘密,再次大获成功,步入富翁行列。

  1839年,佘有进的甘密园遍布里里巴巴路上段,包括尔卫民路中间一部分到武吉知马路及汤申路一带,大约9英里,都是他种植甘密和胡椒的地区。他是新加坡大规模种植甘密和胡椒的第一人。他除了种植和经营甘密和胡椒外,同时,也是一个经营棉织品和茶叶的杂货商,而且与欧洲的商行有大宗的贸易往来,在欧洲商人中甚为闻名,受到他们的尊敬。1840年,他成为商会会员,当时的商会主要由欧洲商人和新加坡商人所组成的。

  1848年是新加坡甘密最旺盛时期,有800个园丘,面积跃至26834亩,产量30922担,占新加坡农作物的75%。占90%的种植甘密和胡椒者为潮籍人士,而以佘有进为主,他的甘密和胡椒种植园经营得很成功,因而有“甘密王”之称。

  由于全面开发垦荒种植甘密和胡椒的缘故,新加坡也由此获得开发,在新加坡的历史里程碑上叫做“甘密时代”,这个时代的主人翁是佘有进。毫无疑问,佘有进为早期新加坡作出重大贡献,他无愧是当时新加坡潮汕人的领袖。

blob.png

  奉献社会屡获殊荣

  佘有进白手起家,靠自我奋斗成功,事业有成之后,将其部分财物捐献于社会慈善与公益事业。

  当佘有进在新加坡建立起“甘密帝国”的时候,那些为他效力的潮汕老乡们除了为生计奔波,还要操心“身后事”——为死后的躯体找一个容身之所。佘有进非常渴望给老乡们一些回报,无论是物质上的还是精神上的。于是在1830年,佘有进召集潮汕籍的12姓氏代表开会,协商捐资合建一所潮人机构,负责潮人祭祀、联络乡侨感情,以及集资购置坟地安葬潮人等事宜。因为潮州古名义安郡,这一机构便取名“义安公司”。义安公司在1845年正式成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新加坡第一个潮州人庙宇——粤海清庙所在的地块买了下来,并接管古庙。其后,以佘有进为首的乡贤们多次集资,在各地购买山头作为潮人去世后安葬之所,这些就是所谓的“义山”。公司除了接管粤海清庙,建造潮州殡仪馆、潮州公墓之外,还捐建小学、中学、大学和中医药中心,甚至每月固定向潮籍老人发放补贴金。

  值得一提的是,位于乌节路的义安城,是目前新加坡最大的商业购物中心之一,每年为大业主义安公司带来的租金收入超过2000万新加坡元(约1亿元人民币)。而在开发之前,义安城所在的地皮,只是义安公司所拥有的某个山头中很小的一部分。而无论是佘有进本人还是其他捐款者,他们绝对想象不到,当年用微薄成本买来的山头,有朝一日会贵如金矿,给义安公司带来源源不断的巨额收入。或许,这就是“恩恩相报”的最好诠释。

  1845年,陈笃生医院建立时,佘有进任总务,负责膳食供应工作。此外,他还出任莱佛士书院董事和崇文阁总理。

  佘有进也帮助殖民地政府维持和平与秩序。1854年,闽潮两帮私会党因米粮问题,双方争执不下,而致以械斗,由城市蔓延到乡村,政府无法维持秩序,只得央请佘有进与闽籍陈金声出面调解,才得以平息争斗。佘有进平息闽潮两帮私会党的争斗,因而拥有了相当大的权势,被冠以「佘皇帝」的绰号。

  19世纪,华人、华侨领袖时常和殖民地政府有往来,这是他们的本身生意兴盛与安全保证的重要条件。殖民地政府为了酬谢华人华侨服务于社会的贡献,也授予他们种种的衔头和勋章。佘有进以其对社会的卓越贡献,获得了多个衔头和勋章。1851年,佘有进被政府授予特别陪审员,1864年受委为首席高级陪审官,1872年,佘有进受封为太平局绅。是获得此项荣誉的少数华人之一,并获得名誉推事的衔头。

blob.png

  据悉,新加坡共有八条以华人姓名命名的街道,其中的中峇鲁“有进街”(EuChinSreet),就是根据佘有进命名的。

  值得一提的是,位于乌节路的义安城,是目前新加坡最大的商业购物中心之一,每年为大业主义安公司带来的租金收入超过2000万新加坡元(约1亿元人民币)。而在开发之前,义安城所在的地皮,只是义安公司所拥有的某个山头中很小的一部分。而无论是佘有进本人还是其他捐款者,他们绝对想象不到,当年用微薄成本买来的山头,有朝一日会贵如金矿,给义安公司带来源源不断的巨额收入。或许,这就是“恩恩相报”的最好诠释。

  1845年,陈笃生医院建立时,佘有进任总务,负责膳食供应工作。此外,他还出任莱佛士书院董事和崇文阁总理。

  佘有进也帮助殖民地政府维持和平与秩序。1854年,闽潮两帮私会党因米粮问题,双方争执不下,而致以械斗,由城市蔓延到乡村,政府无法维持秩序,只得央请佘有进与闽籍陈金声出面调解,才得以平息争斗。

  19世纪,华人、华侨领袖时常和殖民地政府有往来,这是他们的本身生意兴盛与安全保证的重要条件。殖民地政府为了酬谢华人华侨服务于社会的贡献,也授予他们种种的衔头和勋章。佘有进以其对社会的卓越贡献,获得了多个衔头和勋章。1851年,佘有进被政府授予特别陪审员,1864年受委为首席高级陪审官,加上1854年平息闽潮两帮私会党的争斗,因而拥有相当大的权势,有“佘皇帝”的美称。1872年,佘有进受封为太平局绅。是获得此项荣誉的少数华人之一,并获得名誉推事的衔头。

  1864年,佘有进退休。他用他的余年从事中国文史的研究工作,成为一名突出的学者,著有《新加坡华侨社会史》。

  1847年与1848年,佘有进撰写了两篇论文:《华人赡养父母的汇款》和《新加坡华人的人口、邦群和职业》。第一篇文章,是讨论华人各阶层侨民汇回中国的汇款问题。文中他提到,每年商人与苦力汇回中国总额差别很大,商人汇百元,而苦力只汇一两元至数十元,有几年每年汇款总额高达7万元,有几年每年汇款总额降至三四万元。

  第二篇文章,是评述新加坡华人的人数、方言群和职业的概况。依照佘有进的估计,华人人口为4万人。但警察局1847年的人口调查华人只有2.47万人。

  佘有进将两篇论文投稿于英文杂志《罗根》,这家杂志社把它们翻译成英文,发表在1847年第一期和1848年第二期。

  1883年9月23日,农历八月二十三逝世。佘有进逝世于新加坡,享年七十有八。他的遗孀则在1905年逝世。

  2012年11月,佘有进的墓地在大巴窑西路(Toa Payoh West),靠近汤申路(Thomson Road)的丛林野草间被发现。当时,新加坡潮人社团并无多大反应。直至2013年9月27日,新加坡多个潮人组织,包括宗乡会馆、公会和善堂等数十位代表,加上佘有进家族30多位后人,才在时任潮州八邑会馆会长郭明忠倡导,义安公司认同下,在佘有进墓前举办庄严隆重的祭祀活动,藉以纪念佘有进130周年的忌日。

                                              来源:天下潮商   编辑:冯小梅


 
合作伙伴: 海南南国食品实业有限公司 | 海南衍宏地产集团有限公司 | 海口粤盛海汕包装制品有限公司 | 海口多宝利商场 |
主办:海南省潮商经济促进会 版权所有:潮商在线
信息产业部网站ICP备案序号:[琼ICP备09004785号-2] 海口市公安局备案号:4601010202
地址:海南省海口市新港路9号新港商业城C幢三楼
电话:(0898)60877777 65227888 65332999 传真:65332999
网址:www.0898cs.com(海南潮商网 | 海南潮人网|) 邮箱:hncrsh@163.com 、 361162670@qq.com
::::::本网相关内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